忽都父立即明白了一切:“原来他们是要炸王爷!这…

忽必烈对这两件事都非常重视,亲自设宴为他们送行。

事情是这样的。当时,在江北有四支藩镇势力,他们名义上已归附南京政府,实际上是一边观望,一边扩大自己的力量,甚至有降清的可能。当此之时,若能收复四强,不仅可以去除心腹大患,而且可以大大增强抗清力量。为此,朝廷决定设督师统辖四镇,驻镇扬州。可谁任督师之职呢?只有两个人选:不是史可法,就是马士英。许多人都认为史可法声望卓绝,文才胜似武略,应留在朝中主持政务,马士英任督师更合适。但马士英却想就此在朝中专权,死赖着不肯去。史可法见状,就光明磊落地说:“我怎敢贪生怕死,存一点私心呢?我愿去扬州作督师!”难道史可法真的懦弱无能,察知不到马士英等人的阴谋吗?不!他在给友人的信中明确地说过:他知道马士英等人的用心,但此刻江北防务对于国家安危至关重要,没有恰当的人去就很难奏效,为此他毅然自挑重担,用他的话说,他“只要还有一口气,就不敢不尽力图复失土!”这番深藏的苦衷正可看出他深明大义、顾全大局的胸怀!崇祯十七年(1640年)五月十九日,史可法带着三千兵马离开南京,奔赴扬州就任督师。这可是一个如履薄冰、如临深渊的使命。江北四藩将各拥重兵,谁也不服谁,更要命的是,他们根本不顾国家安危,只想扩展自己的势力。此刻,正为了争夺东南要地扬州城,在扬州城外驻扎大军,虎视眈眈,大有一触即发之势。史可法到任后,四强忌惮他的威望,稍有收敛。史可法深知,要想收服四强,关键要先收服“翻山鸡”高杰。此人原是闯王部下,后投靠明朝,手下拥有四万强悍兵卒,在四强中实力最强。史可法还有一层更深的用心,他知道高杰手下部众,是唯一有强大战斗力的,另外三强的兵马都是乌合之众,假如能收服他,不仅内乱可平,还能为国分忧。他下定了决心,带了少量卫士,亲自走进了虎狼般险恶的高杰军营。可收服高杰谈何容易!他骄横成性,一言不合,就将史可法扣在军营中。各地奏章文檄他都自己先过目才交给史可法处置,情况异常紧急。扬州军民多次想去迎请史可法回城,但史可法深知收服高杰是关键步骤,拼得自己身死也要作最后的努力。他断然说:“高杰的军队一天不撤离扬州,我一天不进扬州城。”他在被扣留的一个多月里,苦口婆心地劝谕高杰要深明大义,并根据高杰的本性,作出了一些让步性承诺。终于,高杰被感化了,他佩服史可法的大公无私,答应服从史可法的领导,其他三强也相继表示服从,各自回到了自己的防区,暂时相安无事。史可法分外高兴,他向那些认为他过分软弱的人说:“你们不知道,我得到了高杰,恢复国土的大业就一定可以成功了。”后来。高杰遵照史可法的指示,奔赴河南作为抗清先锋。史可法一到扬州,立即开设“礼贤馆”,广泛招揽各种有能力之人。他为了使这些人安下心来,在条件极其困难的情况下,还给他们供应酒菜。有一次,史可法办公一直到深夜,忽然想喝点酒,转念一想,应该邀请“礼贤馆”的人来同饮才对,但深更半夜叫醒人家又不好,就令部下明天给他们每人发一笔酒资,自己饮酒时.没什么好菜了,就拿点盐豉下酒了事。后来“礼贤馆”中出了不少有气节的人,不能不说是由于史可法的人格感召力所致。

责编: 万家博登录

上一篇:2006年 在香港苏富比的春拍会上 常玉的油画作
下一篇:治安警经调查 根据便利店监控系统 锁定一名女子为

网友回应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!